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频道 > 科技要闻

未来人可以和性爱机器人结婚,

你想体验机器人性爱吗?你想和性爱机器人结婚吗?如果你想,机器人有拒绝你的权利吗?

近日,第二届“国际人类-机器人性爱研讨会”大会在伦敦金史密斯大学落下帷幕。而本文开头提到的三个问题,就是本次大会被提到最多的问题。不管是在较为开放的国家,还是在相对保守的国家, 这些问题都充满争议。

据悉,此次大会原本安排的举办地为马来西亚,但因马来政府的强烈反对,大会举办地改为伦敦。此次大会并没有性行业的代表参加,也没有性爱玩具展出,因此一些人甚至怀疑大会的意义。不过,在本次大会上,加州公司性爱玩具公司RealDolls表示将会于明年发布人工智能性爱玩具。

2007年,英国人工智能专家David Levy出版了《和机器人恋爱,和机器人做爱》(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 )一书,引起了强烈轰动。如果RealDolls公司的此款性爱玩具顺利发行,那么David Levy的预言将会成真。

Levy作为代表在本次大会的闭幕式上发言:

“人类和机器人联姻大概会在2050年合法化。

我们已经有了机器人伙伴,而“机器人伴侣”只是机器人伙伴的延续。十年之内,我们的技术将能够完美打造这种“机器人伴侣”,它具有人类可能希望在配偶身上看到的一切优秀品质:耐心、善良、充满爱、让人信赖、懂得尊重、从不抱怨。尽管有些人更喜欢真实爱情中的小摩擦,但有些人觉得百依百顺的机器人伴侣更让人激动。”

今年最火的美剧之一《西部世界》探究了人们付费寻求机器人性爱背后的价值观。毋庸置疑,机器人性爱将带来种种道德问题。Levy提倡法律将机器人和人类一视同仁,他认为:如果机器人的行为暗示它想和人类结婚,那么人类也需要尊重它的意愿。

从科技行业到学术界,从商界到政界,各界高层都在讨论这个极具争议的问题,但持有Levy此种简单粗暴观点的人毕竟只是极少数,更多人则无法接受机器人伴侣。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尽管当今世界的AI已经如开挂般发展,我们很难说现今的机器人和人类外观相像。

诸如Pepper和Nao这样的机器人伙伴有着和人类几分相似的外观,但它们更像是友好可爱的玩具,和逼真的人类外观还差得远,更别说具有性吸引力了。

不过,人们一直在尝试让机器人更像人类。日本机器人专家石黑浩就打造了一款叫做Geminoid的机器人,其外形以20多岁的日俄混血女性为模本,会做出眨眼、微笑、皱眉等65种不同面部表情,皮肤由柔软的硅胶研制逼真度极高,远看几乎与真美女无异。但Geminoid诞生之后,很多人都说其外观阴森恐怖。

其实,纵观那么俏皮可爱的AI(如亚马逊的Alexa和苹果的Siri),我们会感叹:人类在调教机器人和AI的路上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但只要观看了一场机器人足球赛,我们又会唏嘘:机器人要像真实人类那样移动,仍然道阻且长。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认为高科技性爱玩具需要和人类的外观一样。

来自桑德兰大学的Lynne Hall教授打造了更为成熟的性爱玩具,其可连接VR设备,让机器人性爱有了更加刺激的选择。

对于性爱机器人的外观,Hall教授是这样说的:

“机器人涂料喷射机外观和人类画家相差万里,但它仍可画出和人类画家一样的美丽图画。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要求性爱机器人长得和好莱坞帅哥Jude Law一样呢?”

如果性爱机器人有争议,也许远程亲吻传送器的手机外设会让你使用起来更心安理得。现在,模拟性交也在兴起。日本庆应义塾大学传媒与设计学院的学生开发出了一款名为Teletongue的机器人,其基于Arduino处理器,旨在让身处异地的恋人也能体验皮肉之欢。如果用户亲吻或者爱抚某个身体部位(比如耳朵),其发出的声音和震动将会传给爱人,让爱人也能体验到云雨之乐。

一些专家认为:人们最终会同意和机器人结婚。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

近日,此次大会组织者之一的Imagineering Institute发起了一项小型调查,询问了30名实验室成员是否愿意与机器人开始一段恋爱。结果显示:大部分成员承认与机器人的恋爱无法避免,但几乎无人想要真正尝试。

究其原因,道德伦理首当其冲。但除此之外,机器人性爱还会带来数据安全问题。

几个月之前,主打情趣用品的公司Standard Innovation遭到起诉,其原因是其通过智能手机连接设备秘密收集用户数据。最后,公司以庭外和解赔偿的方式私了此事,具体赔偿金额尚未透露。由此可见,即使是相对这些“传统”的性用具,已存在引起隐私数据泄漏的危机,更不说综合性更强的性爱机器人,一旦被黑客入侵获取信息,随即可转化成为勒索材料。

同时,如果机器人拥有自我意识,机器人性爱面对的阻碍将会越来越多。

对于此次大会,部分人持悲观态度。一名观众表示:“关于机器人是什么,我们无法达成一致。关于性是什么,我们也无法达成一致。而我们几乎能够达成一致的是,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完美的性爱机器人。关于性爱机器人,我们现在的发展之路非常粗鲁,没人想要这样。”

但金斯密斯学院的Kate Devlin却对大会态度积极:“此次大会带来了一个契机,让我们思考这个行业该如何发展,它又将带来什么道德问题:如果我们拥有了一个有意识的机器,那么我们又是如何知道它是有意识的呢?它的意识有多先进呢?它有权利拒绝与人类的婚姻吗?我们又将对它负有哪些责任呢?”

黔讯网 来源:item.btime.com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