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资讯

与单车成“暗敌” 共享电单车难获投资

共享电单车行业遇到成长难题,市场上仍在开展业务的企业开始谋求新的突破口,有些企业把电动助力自行车作为“替补队员”推向市场。资料图片

“小鹿电单车暂停运营了?以后还会不会重回北京市场?我的押金怎么办?”这是在10月份的最后一天,用户王先生听到小鹿电单车将退出北京市场后的第一反应,紧接着他拿出手机开始研究如何退款。

10月21日,共享电单车企业小鹿单车发布通知称,10月21日起回收车辆,10月23日暂停运营。对于用户王先生关心的押金问题,小鹿单车客服向记者表示,用户可自行申请退还押金,7个工作日内将按原路返还,账户余额会自动退还账户。

这是北京市出台明确不发展共享电单车政策后首家宣布暂停运营的企业。小鹿电单车停运后,市场仍有平台在运营。另外,有消息称,摩拜单车与ofo小黄车也有入局共享电单车的迹象。面对政策的规范,未来这些共享电单车将如何开展业务?共享电单车行业又该如何发展?

抢单车蛋糕,资本不敢投

今年2月份,共享电单车出现在市场上。不过,相比于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的发展没有那么迅猛。以北京市场而言,市场出现的4家运营企业“低调”地在局部区域布局。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小蜜单车与芒果电单车全城布点,7号电单车基本布局在北四环以北,小鹿单车则深耕朝阳区。据业内估计,截至今年7月份北京市场投放的共享电单车约4万辆。

共享电单车一出生就被外界认为“有共享单车的梦,没有共享单车的命”,把目标定在解决“最后3-10公里”出行难题,注定了其将生存在共享单车和网约车的夹缝中。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认为,共享电单车的产品属性十分尴尬,若要解决最后一里路可以选择共享单车,若需远途出行可以使用网约车。

尴尬的身份造成了共享电单车“爹不疼、娘不爱”的处境,资本方自然也不是那么感兴趣。截至目前,该行业获得融资的企业屈指可数,并且融资金额与进程都属前期阶段。今年4月共享电单车仅有西游电单、电滴出行、萌小明等平台完成了千万级融资,今年7月,蜜蜂出行完成亿元Pre-A融资,但各方都相当低调。

一位长期关注共享经济的投资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共享电单车看似是独立的行业,实际上它的竞争对手还是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作为一个独立项目,可以运营,但难以在后面竞争中胜出。因为如果共享单车增加一个电助力功能,就可以将共享电单车这种偏低频次的事物打败。目前共享单车头部玩家没有做的原因,是觉得这个东西没有特别强的必要。当有一天共享单车需要这种助力型的电单车时,只需增加一套动力系统就可解决问题。

上述投资人说,当摩拜与ofo占据共享单车的头部之后,后面像小蓝单车等一些产品做得比较好的共享单车都融不到钱了,VC不敢投了。同样道理,对共享电单车而言,资本也不是特别敢投。因为投了就意味着跟摩拜与ofo背后的一大批实力强悍的资本竞争,很难有如此实力的财团能够支撑这样一家共享电单车企业。

缺少大金主的资金支持,共享电单车“跑得”很慢。“我就见到过小蜜电单车和芒果电单车,但是覆盖面不大,大部分停在主干道的路边。”10月26日,市民李先生向记者表示,共享电单车投放量没有共享单车多,而且速度不太快,平常很少使用,对于小鹿单车北京市场停运,他表示只闻其名不见其车。

大多数企业选择继续坚守

“这个模式想要持续下去,必须满足两个条件,要么不停有人投钱,要么迅速开始赚钱。”一位投资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影响创业的因素很多,共享电单车受政策影响更大,因此它不会如共享单车那样快速扩张。

尽管发展遇到困难,但仍有不少共享电单车企业选择坚守。小鹿单车停运后,其他企业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7号电单车等目前仍在运营。一位共享电单车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行业还处于早期阶段,平台投放的车辆也不太多,短期内盈利受到限制。但共享电单车的使用频率还是很高的,而且不像共享单车那样有免费骑的促销手段,总体来讲,单台共享电单车的收入流量还是很可观的。”

北京一家共享电单车企业告诉新京报记者,“这种出行方式已经是刚需,仅北京一天的订单数就高达数万级。”以该电单车使用一次收费最低2.5元计算,其仅在北京一天的收入就有几万元。另外,据记者了解,目前北京市场的共享电单车押金均为299元,用户沉淀下来的押金动辄千万元,这也是很多共享电单车企业所看重的。

不仅如此,一些平台继续坚守,还有继续观望等待新机会的考虑。“虽然北京市场大,但是监管也是个大问题,大家目前更愿意在二三线城市发展。”一位在二线城市运营的业内人士表示,他们对盈利模式还是很看好的。

记者联系一位共享电单车的加盟商,对方表示类似小蜜电单车成本近4000元,“在二三线城市可以弥补网约车、专车的空白区,收益不错,很快就能回本盈利。”

不过,在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看来,在目前的出行系统里,共享电单车是伪刚需。即使政策完全放开,共享电单车也难以做大,因为单位运营成本太高,不可能像网约车和共享单车一样大规模地批量投放,目前来说是一个亏钱的生意。

安全环保等问题也制约发展

不少专家认为,共享电单车比共享单车更复杂,可能涉及公安、交通、工信、质检等方面。除环保问题外,产业观察家洪仕斌介绍,共享电单车游离于法律边缘,不少城市都在“限摩限电(治理摩托车、电单车)”,电单车是交通秩序“麻烦制造者”。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电单车交通事故频发,已成为继摩托车之后的事故多发车。仅2015年北京涉及电动自行车的事故,就导致113人死亡、2万余人受伤。虽然,有运营企业表示,共享电单车速度低于普通电单车,但其对交通秩序影响,及交通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正因如此,共享电单车遭遇到了监管的约束。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十部门出台政策明确提出,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9月15日,北京交通委明确,北京不发展电动自行车作为共享自行车。除此之外,上海、天津、杭州等地交通部门也表示不发展共享电单车,其他地区对共享电单车的相关政策也比较模糊。

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市场上投放的租赁电动自行车普遍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骑行人不固定,且多数未经过专门的交通安全教育和驾驶培训,加上租赁电动自行车自重大、速度快,发生事故会带来较大伤害和损失。共享电单车存取点充电、消防等配套设施建设不到位,充电过程和露天停放影响电池安全,存在较大消防安全隐患。

■ 行业出路

1 封闭场合将是一个方向

从一出生的“不鼓励、不禁止”,到明确要求不发展,共享电单车经历了近7个月的夹缝生存。在9月15日北京市发布不发展共享电单车的政策后,北京仍有4家共享电单车企业运营。

10月23日,小鹿单车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针对外界的质疑进行回应表示,“小鹿单车主动暂停北京市场运营,是计划中的战略调整,我们将会布局全国市场、封闭场景以及海外市场,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我们未来再见。”

对于政策后时代的去向问题,芒果电单车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如果政策强制停止运营,公共场合不允许的话,还有一些封闭的场合去运营,例如校园、工厂、景区。”而其他企业对于未来发展讳莫如深。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一线城市的政策监管比较严格,这也是北京市场的共享电单车企业少的原因,目前大家更愿意在二线城市发展,除此之外,封闭场景也是一个方向。

2 助力自行车成“替补队员”

电单车处于尴尬境地,但助力自行车却颇受欢迎。今年6月,北京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助力自行车专业委员会成立,该委员会表示,将大力推广和引导助力自行车在北京城内的发展。

ofo小黄车对助力自行车也同样感兴趣。今年9月,ofo公开了一款已经研发完成的“智能助力车”。ofo表示,助力车可以解决目前单车远距离骑行体验下降的问题。此前,有报道称,摩拜正考虑推出共享电动自行车,“并且不排除摩拜正在为此寻找新的融资”。不过,摩拜单车对新京报记者称,目前摩拜并无发展共享电动车或助力自行车的计划。

日前,哈罗单车已在山东东营批量投放共享电踏车,首批投放5000台。哈罗单车的共享助力自行车同时兼具电动和助力两种模式。

前述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共享助力自行车会比共享电单车环保,成本相对也低于电单车,在目前政策环境下,不失为一种选择。

今年7月,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与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共同起草了《共享自行车第二部分:电助力自行车》团体标准征求意见稿,为共享助力自行车的发展提供了行业参考。

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对九三学社中央参政议政部提出的《关于推进电踏车绿色出行的建议》作出回应,交通运输部表示将鼓励和规范包括电踏车在内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记者 陈维城)

 来源:新京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单车 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