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资讯

町町创始人:我现在是个“负二代”

在南京街头随处可见被遗弃的町町单车

昨天,一篇名为《被抓进看守所的共享单车创始人:我已一无所有》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接受采访时表示,因受到父母公司经济问题波及,自己曾进了看守所接受调查,已于9月底被放出。目前,身上已经“一无所有”。

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了丁伟,丁伟称自己以前是一个“富二代”,现在却成为了“负二代”。对于町町单车退不了押金的一万多用户,丁伟称仍希望退还钱款,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从开着保时捷卡宴的富二代,到如今成为“北漂”打工者,不少人对丁伟的经历表示唏嘘,也有人对他创立町町的初衷表示质疑。

9月底,结束调查被放出来的丁伟身上已“一无所有”。昨天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丁伟称,此次创业虽然失败了,但他还年轻,会从头再来。

去年底,只有20岁出头的丁伟在南京创立了町町单车,加入了共享单车创业者的大军。在成为“创业者”之前,丁伟身上的标签是一个“富二代”。因为不满足于帮家里照看珠宝生意,丁伟选择做一项“年轻人的事业”,创立了这家共享单车公司,投资方则是自己的父母。

工商信息显示,町町单车商标所属公司为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3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公司法人于今年4月28日发生过一次变更,由原来的丁伟变成了目前的丁金玉。同时资料显示,公司也于今年8月2日,因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在依法履职过程中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依据《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第九条之规定,被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

丁伟对北青报记者称,在今年4月,他开始发现父母的公司经济上出现了问题,要回财务权失败后,丁伟于4月底带领一些核心人员离开了町町单车。“我不干了之后,因为没有投资过一分钱,所以也就把公司零元转让了。”

7月初,丁伟的父母因公司债务问题接受调查,丁伟从此之后经历了一段“最困难的时期”。不久后,因丁伟是公司股东,也进了看守所接受调查,在看守所里面共待了近40天。

几乎就在丁伟进看守所的同一时间,町町单车“跑路”、公司“人去楼空”的消息充斥网络,大量用户充值的199元押金无法退还,丁伟也被贴上了“骗子”等标签。

昨天,已经从看守所出来近一个月的丁伟对北青报记者否认了关于“跑路”的种种传闻,称只是在看守所接受调查。丁伟称,目前仍有一万多町町用户没有退还押金,虽然已离开公司,丁伟仍希望能将押金退还,或者把投放市场的一万多辆单车分给用户。

对于自己以后的生活,丁伟称会在今天来到北京,帮朋友打理一家经纪公司,晚上打算做直播,“多攒点钱,以后还是想创业”。

供图/视觉中国

对话

丁伟:“二代”是自嘲也是激励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目前,丁伟给自己的微信取名为“二代”。他表示,在看守所的时候,里面的嫌犯都这么称呼他,丁伟觉得是自嘲也是一种激励。以前是“富二代”,现在自称“负二代”,丁伟说工作积累一定资本后,还会选择继续创业。

不满足于富二代而创业

北青报:当时为什么创立町町?

丁伟:我那时候在上海,帮父母打理珠宝生意。但在20多岁的时候,谁愿意做黄金啊。那时候我每天上下班都是骑摩拜,我自己有跑车,之前我从来都不骑单车,我爸来看我的时候也很奇怪我为什么不开车,但他也看到了市场,觉得这个毕竟是互联网嘛,后来我就创立了町町。

北青报:创立町町的资本都是父母给的?当时父母也很支持你创业?

丁伟:投资是我爸投的,但他们觉得我小,所有的公司我都管不了钱。之前我也是一直拿父母的零花钱,如果我想用,肯定不缺钱,我爸也是觉得共享单车蛮好,觉得这个项目不错。

北青报:有媒体报道称町町的每辆单车成本都很高,为什么会投入这么多钱在造车上?

丁伟:当时就是想着要做就做好,轮毂用的都是镁合金,一根就值一个用户的押金钱。我自己又有两辆保时捷,单车上面涂的都是保时捷那种荧光漆,光车漆就调了一个月,因为要在阳光下测。虽然看着单车的外观就这样,但是仔细看细节,都是用的最好的。正常使用情况,不包含人为破坏的话,可以用三年时间。

出事后希望退回全部押金

北青报:每辆车成本很高,投资这么多钱,有没有想到不到一年就出现了问题?

丁伟:完全没有,我在公司的时候运营情况还是蛮好的,一切正常。刚准备开发的时候,摩拜和ofo刚刚兴起,每天使用量能达到十几次,当时想的是我的车每天使用能达到8次,一年半也就能回本了。

北青报:4月底为什么离开了公司?

丁伟:我是4月份中旬知道家里的事。那天我刚好在公司楼下修车,然后老家公司的一些人找过来问丁总在不在,我过去之后,有人说这是丁总的儿子,他们上来就给我两巴掌,当时我就被打蒙了,我就问我爸妈公司怎么了。因为他们公司有我的股份,我妈跟我讲了之后,我就想把财务拿过来,但是我爸不肯给我,然后我就负气带着核心人员走了。

北青报:你还在公司的时候实现盈利了吗?

丁伟:没有完全实现盈利,每天有一万多盈利把开支打掉能余几千。投资的2000万元只是一个粗算,因为这个钱是从我爸私人银行账户转出去的,只能是一个估算,现在还亏了200多万。

北青报:现在也有网友质疑,创立共享单车公司,是为了吸收用户押金,填补父亲公司运营的窟窿?

丁伟:我爸妈确实没有挪用单车的资金,因为当时押金就有3000多万元,后来也退了大部分的押金,但后来确实是拿不出钱了。

北青报:现在会担心这些用户的押金退还问题吗?

丁伟:说实话我也想全部退掉,但是我现在没法打包票,毫不夸张地说,我现在有的就是一身债。我是想如果一个人能分一辆车是最好的,一辆车的价格肯定要高于押金。

攒钱之后还会再创业

北青报:以前是“富二代”,后来却被“抓”进看守所,会不会有心理落差?

丁伟:说实话,7月初,就是我爸妈进去之后,是我最困难的时候。以前是住豪宅,开豪车,父母亲人都在旁边。爸妈进去后,我也想不开,天天就一个人喝酒,也没人陪着,甚至想过自杀。但是在看守所里面的时候就想开了,里面很多人都听说过我的事情,他们也会安慰我。

北青报:这次创业失败,今后有没有想过再次创业?

丁伟:家里出事以后,短时间创业肯定不可能,创业需要启动资金,肯定是先熬过去,把父母事情处理好,再慢慢上班、开直播攒钱,攒钱之后还会再创业。我是不愿意一辈子碌碌无为去打工的,而且打工也不现实,打工一辈子可能连住的房子也买不起。(郭琳琳 刘思佳)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二代 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