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途歌总部:员工讨薪 共享汽车为啥“江湖告急”

新年伊始,共享汽车就有企业曝出了押金难退、员工讨薪的消息,曾经被认为是继共享单车后的下一个风口,为何突然之间还未爆发就连遇波折?途歌共享汽车用户:到这来只登记,写上押金大概哪天能退,现在已经排到2019年5月份了,一天只退15个人。

这是上个月途歌总部现场用户退押金的情形。然而,当近日记者再次前往这个办公室时,却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人办公或退押金,只剩下前来讨薪的员工。打开途歌APP,也发现已经无车可用。在北京的一处路边,记者找到了几辆还印着途歌标识的汽车,却发现在卖的途歌汽车有100多台,购买途歌汽车的车主刚刚办完手续。

其实,途歌的失利在行业内并不是个案。2017年起,先后有友友用车、EZZY等共享汽车企业陆续倒闭,而很多用户的押金问题也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押金难退的背后是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在行业发展初期,一些获得融资的企业通过烧钱的方式来打市场,让用户以较低价格使用较贵的车,而且还支持随停随取。这种方式虽然短暂赢得了口碑,但随后企业陷入入不敷出。

记者算了一笔账,假设购置一辆车最低成本仅需10万元,投放1000辆车,光是前期投入至少1个亿,后期还有持续的运维成本。目前来看,仍在正常运营的几家主要共享汽车品牌背后都有首汽、上汽、北汽这样的大型出行企业或汽车主机厂作为支撑。

经历一轮洗牌过后,共享汽车行业已经成为只有大公司角逐比拼的赛道。

运维成本高昂 共享汽车探索精细化运营

投入巨大又不盈利让一些共享汽车创业者挥泪告别市场,活下来的企业日子又是否好过呢?

生活在上海的吴小可是共享汽车早期的一批用户。他告诉记者,他经常使用的共享汽车在上海网点和车辆都比较充足,使用价格也比打车便宜,不过也时常遇到体验不好的情况。

 来源: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总部 员工 江湖 汽车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