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解读"ofo破产"风波:有人申请破产却没进法律程序

(原标题:ofo破产?权威人士表示“还没进入程序无法律效力”)

邱智丽

今日有媒体报道称,从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获悉,ofo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申请人”而出现,申请人为聂艳,日期是3月25日,办理法院为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

对此,一位接近该事件的业内权威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ofo以‘被申请人’的身份出现,意味着有人申请它破产,但是还没进入程序,没有什么法律效力。”他表示,根据破产法规定,债权人提出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五日内通知债务人。债务人对申请有异议的,应当自收到人民法院的通知之日起七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人民法院应当自异议期满之日起十日内裁定是否受理。

“ofo目前还没有进入裁定受理。”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对此第一财经向ofo求证,ofo方面给到记者一份声明显示:“有关ofo破产新闻严重失实,ofo目前运营一切正常,有关债务也在诉讼或者协商当中。不实新闻严重危害ofo经营,ofo已向相关部门提交证据,并将保留诉讼的权利。”

若破产用户押金也很难要回

如果法院进行破产申请裁定受理后,下一步会采取哪些措施,广大普通用户最为关心的押金究竟能否拿回?

对此,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告诉第一财经,如果事后法院裁定进入破产程序的,法院将指定破产财产管理人,召开债权人会议,对公司进行清算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置公司现有财产。重整方案出来后,就会对企业所产生的的债务进行清偿。

对于破产财产的清算程序,游云庭表示第一优先顺序是拖欠的工资社保,第二优先顺序是拖欠的国家税款,第三顺序才是债权人按比例获得清偿。“至于用户的押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其属性,所以法院既可以将其认定为债权,也可以将其认定为用户财产,本案中,法院可能是按照被破产公司清算情况来确定。”游云庭告诉第一财经。

押金是否可以用作债务清偿,另一位律师告诉记者,押金的所有权是属于消费者的,这一部分并不算作企业的自有资产,因此一般不用做债务清偿,此前受理的案子有将充值卡算作普通债权的,ofo的情况比较复杂,还要视情况来确定。“如果押金被认定为债权,这时候所有的用户就和其他债权人一样,按比例获得清偿。”游云庭补充道。

从偿债顺序来看,如果ofo一旦破产,投资方也将承受巨大的损失,其中阿里极有可能拿到ofo车子的所有权。此前ofo创始人戴威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公司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向阿里借款共计17.7亿元。“如果抵押是经过公示的,是应当优先受偿的,质押经过公示的意思就是办理了相关的登记手续。”游云庭告诉第一财经。

债务缠身的ofo

曾经的资本宠儿,如今却债务缠身,与多个合作方对簿公堂。

2月20日,ofo天津飞鸽案宣判,判决书显示,ofo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天津飞鸽支付7271.02万元货款及违约金778.95万元。法院在同日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已经冻结或查封扣押ofo共计8082.75万元的银行存款和相应财产。

这不是ofo遭遇的首个供应商起诉案,也不是第一次被法院冻结资金。

今年1月,由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审理的《天津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冻结被申请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145万元或查封其他等额财产。

2018年12月28日,中国裁决文书网发布了顺丰和ofo运输合同纠纷案的执行裁定书,法院冻结被告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方,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的账号存款1370多万元。

而曾经表示要“跪着活下去”的ofo仍在寻找续命的途径。近日ofo小黄车表示今年将大范围向全国三、四线城市推广代理模式,代理商可享受到ofo小黄车完整的共享单车移动互联网解决方案,并负有运营维护的义务,而用户数据收集整理依然由ofo负责。

在业界看来ofo试图借此模式从重资产转向轻资产,然而透支信用的ofo怕是已经寸步难行了。

 来源:第一财经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风波 程序 法律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