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频道 > 科技滚动

大疆小米皆被攻破 无人机安全乱象待解

发布不久的小米无人机很快就遭到了破解。

一位参与小米无人机破解的人士,向搜狐科技演示了硬件破解后的小米无人机飞行状况。从演示的情况来看,破解后的小米无人机完全突破了“禁飞区”的限制。只要飞手愿意,小米无人机在任何敏感地区都可以任意起降。

民用级无人机皆可破解

这就有点尴尬了。

据搜狐科技了解,出于安全考虑,小米无人机进行了多重安全限制。同时,小米无人机APP里也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划分出了禁飞区,同时根据手机位置和无人机位置、GPS信号等对飞行条件进行了多重限制,以保证无人机飞行位置符合国家相关规定。小米无人机相关人士对搜狐科技表示,为了保证安全性,小米无人机与遥控器之间的通信也进行了加密。

但是由于目前市面上的民用级无人机和手机使用的GPS模块都基于公开的标准,这给破解禁飞区限制提供了便利条件。

幸运的是,尽管小米无人机媒体关注度较高,但其目前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尽管现在仅深圳本地就有几百家专业无人机厂商,但这些企业大都没有什么规模,还有不少PPT模式的厂商。可是,无人机行业的巨头大疆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根据之前的统计数据,大疆和Parrot无人机占据了全球绝大部分市场份额。据搜狐科技了解,此前已经有针对大疆无人机的破解模块在地下渠道流通。

某黑客对搜狐科技透露,现在针对无人机的硬件破解主要有三种方式。一种即是前面提到的中途接管并修改GPS数据;另一种则是类似手机伪基站那样通过特定的无线设备模拟另一个更强的假GPS信号;第三种方式是破解无人机与遥控器之间的WiFi协议;第四种方式则是破解无人机APP程序。

此前,大疆精灵无人机曾经在GeekPwn活动上被破解,当时黑客使用的方式即是通过分析无人机与遥控器之间的WiFi协议,找到了劫持无人机的方法。此后大疆迅速修补了这个漏洞。不过,通过加装GPS信号修改模块这种方法,至今仍是简单粗暴的一种破解禁飞区限制的方式在小范围内流传。

炸机黑飞孰是孰非

现在业界所称的“无人机”,其实是“多旋翼或多轴飞行器”的通俗化叫法。几年来,有些无人机厂商或无人机创业团队忽悠的“到手即飞”、“手机遥控”、“抛飞”等概念,让大多数消费者甚至有的媒体从业人员,也天真地认为,飞这种民用级无人机真的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

这也导致很多人买了无人机后,没有经过起码的飞行及安全培训,就在各种不适合飞行的场合飞无人机,导致影响民航安全、炸机、伤人等事件频繁出现。由于出货量巨大,大疆各系列无人机的炸机事件也被放大。小米百货在推出无人机后,也有媒体平台认为它的无人机会成为“年轻人的第一个血滴子”。

真实的情况是,现在相对专业的消费级无人机,虽然通过传感器实现了更稳定的平衡、县停等功能,但仍然无法实现自主自动化的飞行,还需要用户通过遥控器或APP实现无人机的操作。除此之外,售价千元以下,甚至几十元百元级别的玩具无人机,功能更加简单。极飞联合创始人龚槚钦对搜狐科技表示,尽管不少无人机团队营销时称自己的无人机有多好的技术,但现实的情况是,国内几百家无人机厂商中,绝大部分公司都是整合型公司,或者说是装配公司。他们利用市场上各种开源的飞控、配件、电池、GPS等,组装出自己品牌的无人机,就开始在市场销售或为用户提供多种服务。一位玩具无人机厂商则对搜狐科技表示,目前深圳、汕头等地区的玩具无人机厂商有一两千家的规模。对玩具无人机厂商来说,“无人机”这个产业毫无技术可言。玩具机所有的任何配件都能找到配套的供应链,生产无人机只是抓热点的生意。对这类厂商来说,他们更在乎出一单能赚几个点的利润,没有创业团队或专业无人机厂商标榜的情怀和故事。

整个行业及舆论的热炒,让无人机这个原先属于航模的小众产品,原先只由专业人士操纵的航模器材,逐渐成为了时尚产品,成了潮人的标配。据搜狐科技了解,无人机在产品方面的问题,可能会通过加强安全防范、无人机运行日志、统一加装监控芯片等方式解决。而无人机市场诸多问题,也让行业监管、规范化提上了议事日程。

多重监管到底谁说了算?

大疆之前成立了慧飞培训中心,与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通用航空分会、中国成人教育协会联合,培训农业机及精灵系列产品飞手。而极飞等公司此前也在建立自己的飞手队伍,以服务广大农户。除此之外,不少与民航相关的机构,也开始做飞手培训业务。就连体育总局也针对退役运动员转型展开飞手培训,以利就业安排。据搜狐科技了解,由于看到了无人机行业的前景,有的技校甚至都开始着手做相关培训。

针对各个机构的无人机驾驶员或飞行员培训颁证问题,民航局飞行标准司之前通过媒体提醒,称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是唯一受中国民用航空局委托实施“飞手”培训合格证管理的机构,AOPA协会本身不承担合格证培训业务,只是负责管理培训机构并进行理论和实践考试,考试合格的“飞手”可以获取该机构颁发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只有持该合格证的“飞手”才可以向有关部门申请飞行计划。

除了培训、颁证外,关于无人机的相关标准及法规,相关部门及地方政府,也发布或起草相关管理规定。据了解,民航局飞行标准司针对无人机、无人驾驶航空器等已经制定了《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关于民用无人机管理有关问题的暂行规定》、《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适航管理要求》、《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特殊适航证颁发与管理程序(草案)》、《轻小型无人机运行(试行)规定》等多项法规政策。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工信部在年初曾专门去深圳调研相关无人机公司,准备制定并出台相关监管法规。据了解,针对无人机行业的市场准入、标准法规问题,工信部曾多次召开相关工作会议。体育总局航管中心在今年6月份举办的无人机飞行安全会议上表示,无人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将被立法规范。据称,中国航空运动协会在全国已经认定了31家考核认定单位,无人机需要与高职结合,进行专业化训练。

除此之外,上海、杭州等地也在制定相关地方标准,称将对无人机、遥控航模飞机飞行等进行规范。在产品标准方面,深圳无人机产业联盟发布了一系列民用无人机的技术规范及标准。广东省也在制定自己的地方标准,以推动无人机行业的发展。

多个部门、地方政府在无人机规范化方面齐头并进,一方面能够加速行业快速向前发展,同时在管理方面也有出现多重监管的趋势。这种多个部门多重监管的事件曾经在互联网视频方面出现过。当时信息产业部与广电总局就曾针对互联网视频的监管出现过冲突。

无人机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消费级市场、航拍市场的推动。目前除了消费级市场,无人机在农业、物流、安全、消防、电力等行业市场的应用也在展开,在普及任务完成后,接下来应该做的则是整个市场的规范化工作。空间资源毕竟有限,让消费者都买无人机来飞是不现实的,在与无人机企业的接触当中,搜狐科技看到,不少行业领头企业,也在转变作风,把个人及行业无人机当作一件严肃的事情来对待,将飞行知识、航空安全的普及可量化的标准在做,而不是一味地宣传无人机的使用门槛有多低、价格有多便宜。任何新兴事物的发展,都走在法规、法律规范化的前面,作为一个飞行器材,无人机不可能达到100%的安全,这也需要在制定标准及立法的基础上,还要明确监管,加强执法,并引入完善保险体制,完善定责方式、仲裁方式,以及许可证等制度。只有这样,这个前景无限但问题多多的行业才能健康发展。

 

黔讯网 来源:AOPA云  责任编辑: 推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无人机 小米